一本糊涂賬,一份糊涂愛,帶來一個家庭的悲劇
發布時間:2016-07-25作者:admin信息來源: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瀏覽次數:
——寧夏回族自治區經信委原副主任高重瞳案件警示錄
 
  “每當夜幕降臨,瞅一眼銀川美麗的夜景,都會想起自己和愛人為事業和家庭付出的心血。是自己親手毀掉了一切。如今不但失去了自由,失去了自己熱愛的事業,喪失了為黨和人民工作的權利,還連累了親人。真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而羞愧!”
 
  這是寧夏回族自治區經信委原副主任高重瞳在接受組織審查期間一段發自內心的懺悔。2014年7月,高重瞳被開除黨籍、行政開除。2014年12月10日,寧夏回族自治區吳忠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高重瞳受賄134萬余元,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9年。
 
  剛走上領導崗位時,高重瞳還是一個自律意識很強的人。對一些開發商送來的現金、購物卡,她或直接拒絕,或上交單位,或當著開發商的面,以開發商的名義直接捐給學校、福利院。
 
  從開始直接拒絕開發商的錢物,到偶爾收取小額現金都臉紅心跳,發展到后來收取高額財物也能坦然面對。是什么,讓高重瞳逐漸放松警惕,放棄做人為官的底線?
 
  仕途順利,驕橫之氣不斷滋長;心態失衡,貪圖享樂的欲望愈來愈烈
 
  與高重瞳共過事的人,都這樣評價她:高重瞳干練精明有能力,是個女強人。
 
  上世紀80年代初,高重瞳從浙江工業大學畢業后,回到家鄉,被分配到銀川市房管局工作。上世紀90年代初,正是住房改革深入推進的關鍵時期,銀川市經適房及城市建設任務異常繁重。作為當時寧夏為數不多的建筑行業畢業生,高重瞳大有用武之地。那幾年,她從早到晚忙工作,甚至晚上還常常去工地現場查看。短短幾年時間,一系列銀川市的標志性工程建設竣工完成。過硬的專業素養,加上干練的工作風格,高重瞳的事業順風順水。2002年,高重瞳被提拔為銀川市房產管理局副局長,一年后升任局長,走上重要領導崗位。
 
  強烈的事業心,爭強好勝的個性,精明干練的工作作風,成就了高重瞳。但隨著職務的升遷,高重瞳的驕橫之氣不斷滋長,聽不進去別人的意見。“有些飄飄然而放松了對自己的約束”。在工作中,她總以為只要自己的想法和做法對發展有利就是對的,喜歡將自己的想法和意見強加于別人。生硬的工作方式方法,久而久之使高重瞳的性格和脾氣變得更強硬而急躁。
 
  看到當初并不起眼的開發商從自己管轄范圍內的工程中大筆賺錢迅速致富后,高重瞳的心態開始失衡。“我覺得自己論能力論貢獻都遠超過他們,但生活卻遠不及人家。”心態的失衡導致價值觀發生扭曲。對追求物質生活,她從不齒到視為正常,貪圖享樂的欲望也越來越強烈。從開發商手中拿點“好處”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有權不用過期作廢”等思想慢慢開始影響她的言行。
 
  一本糊涂賬:“為丈夫提供更多財富,以彌補對丈夫和家庭的虧欠”
 
  任銀川市房管局局長期間,對于房管局負責的工程交給誰去開發,高重瞳有絕對的決定權。當時還是銀川市房管局下屬單位負責人,現已是寧夏某房地產開發公司總經理的王某深知這一點。2003年,王某通過高重瞳打招呼,獲得了某工程項目。此后,王某“知恩圖報”,為高重瞳送上了面值1萬元的新華百貨會員卡。在高重瞳的持續關照下,王某順利承攬工程,又先后為高重瞳送上幾萬元的鉆石項鏈、男士高級手表等。
 
  一次次“孝敬”,王某漸漸成為高重瞳心中“值得信賴的人”。只要是王某看重的工程,高重瞳總會盡心盡力成全他。2007年3月,高重瞳調任大武口區任區長半年后的一天,王某又專程趕到高重瞳辦公室,以感謝高重瞳在其承攬銀川市某經適房小區建設工程中的幫助為由,送給她1張存有10萬人民幣的銀行儲蓄卡,并希望高重瞳今后能繼續支持其公司發展。從2004年至2006年,王某先后4次找各種機會,送給高重瞳人民幣18.4萬元,美元2000元。
 
  在收下王某存有10萬元的銀行卡后,高重瞳的內心曾惴惴不安,她把這件事情告訴了丈夫林某。這時,如果最親近的人能站出來堅決反對,今天的高重瞳可能就會面臨不同的結局。可惜,林某不僅沒有反對,反而鼓動高重瞳分3次將錢全部取出,用于購買銀行理財產品。
 
  慢慢地,高重瞳收受禮金、錢物的膽量越來越大,面對開發商送來的高額財物也越來越心安理得。
 
  高重瞳與丈夫是大學同學。因為愛情,丈夫放棄留在大城市工作的機會,追隨高重瞳來到寧夏。論才智論能力,高重瞳認為丈夫都比自己強。但也許是時運不濟,丈夫的事業遠不如自己順利。隨著高重瞳事業的不斷上升,特別是到大武口工作以后,對家庭的照料越來越少,女兒的學習成績不盡人意。對丈夫、對家庭的負疚感成為高重瞳的心病。
 
  如何緩和家庭日益尖銳的矛盾,夜深人靜時,高重瞳反復思考。考慮的結果是:待到自己位更高、權更重時,丈夫自然會更尊重她。短時間內,只能為丈夫“提供”更多財富,以彌補對丈夫和家庭的虧欠。而丈夫林某也認為,自己跟著妻子來到寧夏,犧牲太多,從高重瞳身上得一點經濟補償也理所應當。慢慢地,夫妻倆在利用高重瞳手中權力幫朋友、為自己撈好處上達成了共識和默契,高重瞳成為了丈夫眼中“最識時務”的明白人。
 
  一份糊涂愛:丈夫的“鐵哥們”,妻子犯罪的“導火索”
 
  丈夫為人“熱情、仗義”,只要“朋友”有求,就會盡力幫忙。而丈夫時常念叨要幫忙的“鐵哥們”,是兩個建筑行業的私企老板。
 
  2005年下半年,銀川某置業集團房地產有限公司董事長席某聽說銀川市房管局有塊土地正在尋求合作開發,就讓高重瞳的丈夫幫忙促成合作開發事宜。隨后,在高重瞳的安排下,席某的公司與銀川市房管局順利簽訂了開發合同。后來,為將按規定一次性應付清的2000多萬元土地轉讓費變更為分期付清,席某再次找到高重瞳的丈夫請求幫忙,同樣得到了高重瞳的關照。項目開工后,席某為表示感謝,從公司拿了20萬元現金到高重瞳家。當時在家的林某并未收下,而是說以后有事再說。
 
  2009年夏天,高重瞳看上一輛福特福克斯牌轎車,林某便通知席某來給“參謀參謀”。“參謀”完后,席某結了十幾萬元的車款,并以高重瞳丈夫的名義辦理了手續。這輛車一直由高重瞳使用,直到案發。2013年夏天,林某又打電話約席某來到剛購買的新房里,說是讓“參謀”一下怎么裝修。席某心知肚明,帶著高重瞳丈夫來到自己公司的家裝集成展示館挑選。隨后,席某為高重瞳的新家安裝了成本為10萬余元的兩套衣柜和一套櫥柜。
 
  江蘇某建設集團銀川分公司項目經理袁某,是高重瞳丈夫的另一個“鐵哥們”。高重瞳任房管局局長期間,袁某也在高重瞳丈夫的撮合下,多次承攬到銀川市房管局的工程建設項目。2009年高重瞳想買車時,其丈夫以缺10萬元買車款為由,讓袁某想想辦法。袁某得信后,便拿了10萬元送到高重瞳家中,丈夫林某只是客氣了一下,就收下了這筆錢。2012年,林某又多次向袁某提出想換房子,待看中興慶區北部某樓盤后,林某故伎重演,對袁某透露說,買房子還差40萬元。袁某心領神會,沒過幾天,便將40萬元送到高重瞳丈夫手上。
 
  對這一筆筆巨款的來歷,高重瞳心知肚明。但出于補償家庭的考慮,她選擇了回避和默許。而正是丈夫的這兩個“鐵哥們”,成了高重瞳走上犯罪道路的“導火索”。
 
  接受組織審查期間,高重瞳曾說,2012年家里購置新房時,丈夫前后拿出160萬元現金支付房款。她心知肚明,靠兩個人的積蓄,一下子拿出一百多萬來買房,是不可能的事。她不敢追問現金來源,因為“想起來就很可怕”。
 
  案例剖析
 
  高重瞳擔任領導職務之初,也曾嚴于律己、克己奉公。但隨著一次又一次成功,贊美聲、掌聲越來越多,高重瞳逐漸有了“拿一點、吃一點,沒什么大不了的”和“有權不用過期作廢”的想法,“從開始偶爾收取小額現金都臉紅心跳,到后來收取高額財物而坦然面對”。可見,糖衣炮彈對領導干部的侵蝕是循序漸進的。俗話說,千里之堤毀于蟻穴,黨員領導干部管不住自己的“第一次”,思想防線遲早會坍塌。
 
  在得知丈夫與兩名房地產公司老板袁某、席某交好時,高重瞳采取的態度是不聞不問。丈夫三番五次請求她給袁某、席某辦事,她都利用手中的權力為二人謀取私利。在丈夫告訴她二人送來大額現金表示感謝時,高重瞳只是輕描淡寫地答應一聲,便理所應當地花著他人的錢,享受著他人提供的物質。高高在上的高重瞳覺得,只要錢不是她自己親自收的,就不會有事。
 
  因覺自己虧欠丈夫太多,便任由他伸手拿別人的錢、盡情地享受生活。高重瞳糊涂地以為,這就是對丈夫和家庭的彌補。這種扭曲的思想、僥幸的心理將高重瞳與其丈夫一步步帶入深淵。慢慢地,夫妻二人在權錢交易中更加肆無忌憚,將手中的權力和職務便利作為滿足私欲的工具,大肆撈財,接受巨額賄賂。
 
  夫妻,本應成為事業上、生活中相助相攜的伴侶,然而高重瞳和丈夫卻沒有把事業的發展、家庭的和諧以及手中的公權界限劃分清、打理明。將感情與原則混淆在一起——多為丈夫和家庭提供些物質幫助,高重瞳錯誤地以為,這是緩和家庭關系的一個有效途徑。一本糊涂賬,一份糊涂愛,換來的是一個家庭的悲劇。
?
平码3中3网站